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山西新闻网 地市频道 吕梁频道 历史文化民俗

冯树廷:问山问水问自己

时间:2018-04-23 16:45来源:山西新闻网吕梁频道进入论坛手机读报

冯树廷:问山问水问自己

 

  偶然的机缘,认识了山西画院的郭俊生老师,一席谈吐,感觉他不是一个单纯的画家,更像是学者。这让我刮目起来,大约艺术是由于文化先行做底蕴的。他对山水的理解已经超越了简单意义上人们对大自然的认识。而真正感觉他画意的与众不同,是他对别的事物的另一种超然,即对物事的深刻认识!

 

冯树廷:问山问水问自己

 

冯树廷:问山问水问自己

 

  三五友人,围桌品茗,谈书谈画论画意。面对面却遐思遥远,心有千千结,渐次问天地。李白有一首梦游仙府名山的诗,着意奇特,意境雄伟的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:“且放白鹿青崖间,须行即骑访名山”…后面的摧眉折腰就不说了。用“乡间放鹿”形容他的胸襟,觉得才是郭俊生老师的真实写照。茶味渐浓,他的山水黄土渐次在我们面前缓缓打开。

 

冯树廷:问山问水问自己

 

冯树廷:问山问水问自己

 

  一支长桌前,宣纸徐徐展开,盘碟墨色齐备,笔走龙蛇。对郭俊生老师更深的理解,是在和他长谈,看到他的画作之后。从他的画作能够更加深刻感受到他对山水的深情厚谊。郭老籍贯吕梁,但生于太原。可能是血脉里对故乡与生俱来的那种情怀吧,他特别喜欢吕梁的黄土山水,特别钟情于这一自然之美。他对黄土山水的理解超乎常人对自然的理解,说穿了,他对黄土山水是一种赏析,是一种宽容的欣赏。就像母亲包容孩子的思想,浩大的胸襟超越了山水的广博。唯其对山水的感知认知,从形到神,才有阴阳表里高下深浅的适度掌握。没有对山水的真,就没有这写意的上品。

 

冯树廷:问山问水问自己

 

冯树廷:问山问水问自己

 

  我认识诸多的“画家”。有的人把人和事物画的像极肖极,以为就是“硬”画家了。我想摄影家应该从此失业了,早知道这样,悔不该发明照相机,这发明相机的人也是闲来无事之人,使摄影家成为和尚的梳子,多余的。有的人因为画不像,很是自责,内心有千万的愧疚。有的人画的很是那么回事,很有意思。再看他们头衔多多,职务多多,说辞多多。更有一种“江湖书画”,不但让人提不起神,胃口里翻江倒海。其实,说穿了就仅仅是画匠,最终成为“巨匠”,但不能成为艺术家。一代大师齐白石曾经说过,“学我者生,似我者死”。窃以为,画精神,是艺术,给人心灵的启迪。画物质是技术,给人功夫上的满足,技术就不是艺术了。画家用笔墨来抒写情怀,摄影家用相机寻找图景,作家用巧美的文字,打开人的心扉。就我目前认识的画家中,有两个人的作品让我微微动心,一个是青岛科技大学的于宏涛老师,一个就是山西画院的郭俊生老师。看到他们的画作,让人心下透亮,目耳一新。方知世间原来有佳作,只是未曾有谋面。因为他们既承继了中国画笔墨的画意,又有了自己的独特风格。

 

冯树廷:问山问水问自己

 

  我的确不懂得绘画,更别说美术。小时候想学绘画,奈何那时候没有条件,哪像现在,到处是培训机构。中学时,不知道在哪求的一本《人物素描》,但没有办法学习,自学不得要领,画画就成了一个梦。其实,真正的艺术作品,就是在似与不似之间的赏析。所谓,“增之一分则太长,减之一分则太短,著粉则太白,施朱则太赤。”要做到比较难,往往是许多人追求了形似,而忽略了神似。初始拼命地追求形似,等到形似了,又跳不出形的束缚。书画理论中有这样一句话:“师古不泥古,创新而有源”。有许多人是下了死功夫的,可是做到了前一句,做不到后一句。充其量就是个技师而已,哪里还够得上谈艺术二字?我以为在似与不似之间的追求是一门高深的探索。正如人之相貌,优与劣仅仅是差那么一点点的一点点。优可以给人心灵的最高享受,劣让人胃口大受袭击。而他不经意的信手拈花,山水花草便在我们眼前飞扬。

 

冯树廷:问山问水问自己

 

  其实,黄土山水在北方的雄浑厚重,是许多文人雅士想要表达的东西。但是正如《保卫黄河》这样气吞山河的歌曲,有多少人能够写出他的这种雄浑壮美呢?又有多少人不想写出他们的气魄呢?可惜“臣妾做不到”。郭俊生老师的的的确确的能够认识黄土山水的艺术家。他认识到了黄土黄河的真情,认识到了黄土黄河的精神和本质,这种本质是刻在他灵魂深处的大写意,是启迪他对这黄土山水本质的心灵唱词。惟其如此,他才能够把黄土山水和自己融合在这天地间,才能用墨来表达出他们的精神!

 

冯树廷:问山问水问自己

 

  与郭老师在一起,适逢我不能饮酒,郭老师也不强求。换了别人,会对你强加硬劝,甚至嗤之以鼻,郭老师则自斟自饮。这种田园情怀,无法比拟。乡间放鹿,那回荡在今天的耳膜里田园生活的思想,是儿时的乡音在心间蠕动。放歌山水,把柔的部分与这山这水这天地融合在一起,在自然中舞动,是放歌心灵的意念,与广博的胸襟在这山水里一起荡气回肠。古代有神笔马良,却没有神画马良。吴带当风也好,大千泼墨也罢,绝然是艺术家心灵意念已然超越想象的天空,在山水里恣意纵横,在天地间开怀吟咏。只有这逾越现实,而又不是神话的现实,才是唯美的。郭俊生老师的画意,当然也就是在大写意中,把思想和画笔合二为一,来展示自己对黄土山水的超然认知。这种超然一如“功夫在诗外”的模式,让我们局外人对他的画作,分享一种醍醐灌顶的心灵饕餮。春风秋雨,树木窑洞成为一种自然的综合体,在天地间摇曳。洒下一地观之意犹未尽,听之半推半就,再看飘飘渺渺,欲说还休,休之回甘。或许这就是横在心间的一支甜草,调和着天地山水意欲相和的节拍。这就是他通过画作,来向人们展示心灵意念,向自然抒写墨染丘壑的五彩斑斓。这种大写意,就是他对自然认知的大胸襟。与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,这才是我对郭俊生老师的真正认知。

 

冯树廷:问山问水问自己

 

  忽有风雨大作,已然涂抹了这山这水,恰是对黄土乡间的挥毫泼墨。《论语》有云:“智者乐水,仁者乐山;智者动,仁者静;智者乐,仁者寿。”我以为,郭俊生老师对山则仁,对水则智,乐瘦皆备。把情怀揉进山间,把智慧撒进水上,在山则静如处子,在水则动如脱兔。把山和水揉碎了,用潇洒泼墨挥毫,化作自己的思想。毫是他的武器,墨是他的灵魂,把自然书写在天地这张纸上,和他们一起摇曳生姿,构成了画意的黄河大合唱。试问我们来到这滚滚红尘中,不能真实地认知自然,感知自己,就会错过与大自然的融合,就无法表现科学、道德和艺术,就无法认知艺术的价值唯上,灵魂和笔意就无法恰到好处地得到升华。英国赫胥黎说“要探索,要发现”,一张好画是从发现大自然的优点而来的。而现实是许多人连自己都不能够认知,更无法认知大自然,急急火火只把功夫下在笔墨里,这是非常偏颇的!有这么一段话,我觉得最中听:“绘画艺术是精神世界的东西,是高于物质世界的。因此,凡来跟我学画的人,我都要告诉他们要先致力于形成自己的思想体系。我是诱导他们认识自己的思想体系。不画别人的画,也不画大自然的画,要通过大自然画自己,通过物质画精神——这才是自己的”。这段话,好像是《石壶论画语要》里的。是不是郭俊生老师打小就知道这段话意,实践于兹了。酒酣兴味浓,郭老师脸上没有丝毫眼热耳红的聒噪之感。一如他的作品,虽然山雨欲来风满楼,而没有风声雨声的嘈杂。

 

冯树廷:问山问水问自己

 

冯树廷:问山问水问自己

 

  夜深了,还在和郭老师谈天说地,我已然人困马乏,他却没有一丝厌倦之烦。在天地间驰骋,与胸襟一样宽广的山水纵马由僵,无论是花儿鸟儿,山川树木都融于心的深处,一起写意,是他开始恣意春天,荡漾夏日,摇曳秋红,装点冬时的启航。《易》曰:“与天地和其德,与日月和其明,与四时和其序”,方可“进德修业”。这才是启发人心,顺应时世,和谐自然,认知社会,感知未来,与时俱进。也由于他对自然的深度认知,才有这乐观向前的世界观。姑且不说他的作品的优劣,单是他对生活的态度,就是一幅自然和人性之间的大写意画。在他笔端胸间,山摇曳,树叶却静美;水固像,花草则舞动。窑洞开在树上,树儿落在叶上。自然里因了认知度的赏析而优雅,人性里涂抹了自然的墨迹,一任其五彩斑斓而张扬。山水静待花草的媚动,秋果呼唤土地的温热。内心是柔的,一任自然入胸襟,装点思想,山峦是摇曳的,却让内心的思想附着,雨润风轻。知道了窑洞的温暖厚重,感知了树木的花谢花飞,识得了天地的日升月落,得到了呼吸的柴禾甘贻缥缈咸淡,领会山的柔,水的静,花草的亲昵,黄土的仁厚,黄河的博大。思想感知了自然,心灵得到了升华,物我一体,才是真正的艺术家。

 

冯树廷:问山问水问自己

 

  天色渐晚,挥手话别。话音回味,画意悠远。约同道好人相薄厚,与天地精神独往来,把一生的年华付与山水艺术,是对艺术的真爱挚爱,犹若不离不弃的结发夫妻,生为鸳鸯,死为连理。

 

冯树廷:问山问水问自己

 

郭俊生:《黄土生生》创作随想

  这几年,几乎跑遍了吕梁地区、黄河沿岸的大部分地方,柳林、方山、石楼、临县、兴县、交口……,每到一处,展现在眼前的都是一望无际,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,这种景色让人顿生一种“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”之感!在这里写生画画,天空蔚蓝,空气里夹带着泥土野草的芬芳,呼吸都让人畅快。坐在窑洞前、山坡上,好是惬意!那里的每一座山,每一棵树,每一户人家,都是那么的温厚质朴。生活突然变的简单而自然,此时,画画人的心情就会激动起来,动笔时能让人心放松,以随意的线条,生发的水量,感性与理性的碰撞,让画面产生无穷的想象空间。

 

  创作往浅里说就是弄一幅完整的画,往深里说是画者思想意识的表达。关注时代,关注生活,更关注自我的表现方式。画面的最终结果还是内心感受的印记,它应该符合画者的个性方式和内心体验,脱离了自我,就无所谓精神指向和个性风格了。

 

  用水墨写意来表现黄土地,画面需要有博大的容量和浓厚的内涵来支撑,否则画面就会苍白无力、寡而少味。从写生到率性创作,山形地貌、村落窑洞、一景一物,一树一屋,一切物象在我心里都会自然而然地组合构成于画面之中。要将眼中所谓“真实”的景,演绎成一个独特的形式结构和超越“真实”的笔墨状态,把对黄土大地的情结永存于沉沉墨色之中,心象要超越物象,这样才能体现出中国写意画的文化本质。创作过程中,有些东西是即兴的、潜意识的释放,并不都是事先设计好的套路,笔墨随机的生发,至关重要,这种境界可能用言语难以言衷,只能用心去“悟”。另外还与作画时的情感与心态有关。

 

  我深知写意画之难,如何才能“写”好,决非一日之功,它需要画家全面的知识修养、生活感悟,加以高超的笔墨驾驭能力等因素,用一生的精力去探索与实践,才能做到厚积薄发

 

郭俊生简介:

冯树廷:问山问水问自己

 

  1955年出生于山西太原,祖籍山西省交口县,毕业于山西大学艺术系美术专业。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山西省美术家协会理事,山西省山水画艺委会副会长,山西画院专业画家。

 

  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美展并获奖,入编多种典籍、画册。

 

  近年来,潜心于中国山水画,画风追求沉厚华滋、苍茫浑朴一格。因心造境,重意象,求格调,使笔墨语言更具精神气质和文化内涵。在继承掌握传统笔墨功力的基础上,通过与生活感受之间的反复观照,寻找现代语境的自我表达。

 

作者:冯树廷

冯树廷:问山问水问自己

 

 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会员、新华社签约摄影师,全国公安文联会员(作协、摄协)、吕梁市摄影家协会主席。就职山西省吕梁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。

 

  著有作品:

 

  1诗集《爱的心版》(北岳文艺出版社)

 

  2散文集《血字碑》(高校联合出版社)

 

  3散文集《穿越红绿灯的故事》(山西经济出版社)

 

  4图文集《乡村日记》(获2009平遥国际摄影节凤凰卫视杯优秀画册奖)(山西经济出版社)

 

  5大型摄影画册《绿灯•红灯》(中国画报出版社)

 

  6长篇小说《梦•日记》(三晋出版社)

 

  电视文学剧本《警察与妻子》(《山西公安交通报》刊发)

  

 

责任编辑:康雁荣
1
分享到:

相关链接

网站声明

山西日报、山西晚报、山西农民报、三晋都市报、良友周报、山西经济日报、山西法制报、山西市场导报、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“山西新闻网-山西日报 ”。
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:0351-4281485。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,请发贴至论坛告知。感谢您的关注!
  凡本网未注明“来源:山西新闻网(或山西新闻网——XXX报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图片新闻
商务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