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山西新闻网 地市频道 吕梁频道 摄影文坛艺苑 艺苑风采

孙嘉淦:山西清代名臣第一人

时间:2017-04-18 16:46来源:山西新闻网--三晋都市报进入论坛手机读报

616881_500x500

 

孙嘉淦研究专家牛寨中讲述孙嘉淦的故事。
  
  近日,一部贴近时代的检察反腐题材电视剧《人民的名义》创下了收视新高,讲述的是当代检察官维护公平正义和法制统一、查办贪腐案件的故事。剧中人物,汉东省委常委、京州市市委书记李达康,是一个正义无私、心系百姓的好官,备受广大观众的喜爱。山西历史上也有这样一位清正廉洁的好官,他就是清代名臣孙嘉淦。
  
  孙嘉淦,是清代兴县城关人,30岁时考取进士,历任国子监祭酒、顺天府尹、河东盐政、左都御史、刑部尚书、吏部尚书、直隶总督、湖广总督。在其40余年的宦海生涯中,以突出政绩和敢于犯颜直谏而蜚声朝野。在他70岁大寿时,乾隆皇帝御书“清班耆硕”匾赐予他。乾隆十八年(1753年),孙嘉淦薨于吏部尚书任上,终年71岁。皇上听说后,对大臣说:“朝中少一正人矣!”其子孙孝愉扶柩归里时,“铭旌归送者缟素如云,朝为之空,彰益门内外,车马填塞数十里,皆举音以过丧”。现代史学家郭象升评说孙嘉淦是山西清代名臣第一人。
  
  孙家遗冢已不在几处新坟替旧坟
  
  据有关史料记载,孙嘉淦逝后,葬于兴县城东四公里处的乔家沟村西南缓坡上,占地三十亩,墓地设置周全,规模较大。我们准备去乔家沟看看孙嘉淦墓的遗存。
  
  从县城往东走数公里,就能看见路北侧乔家沟的大牌楼。村里的十字路口,围坐着不少老年人。见有生人,纷纷上前询问。得知记者是想找孙嘉淦的陵墓,一位老者上前,表示可以带我们去。攀谈间,原来这位老人正是孙家后人,名为孙苍栋,今年67岁了。村里有来考察孙嘉淦墓地的人,都是他带领去的。
  
  在村里的巷道里三转两转,爬上了一处高地,孙苍栋老人说,到地方了,这里就是孙嘉淦的墓地。“啊?!”大家特别意外,这不就是一片玉米地吗?这块地往上是一座小学,往南则是零星的几座房屋,西边有几座新坟。孙苍栋说,这里是风水宝地,近些年,村里有老人离世都选择这里做墓地。除此便没有别的了,看不到任何当年孙嘉淦陵墓的遗迹,连一块碑石也没有。孙苍栋老人用方言讲述着发生在这里的故事。抗日战争爆发后,日军对孙嘉淦墓的损毁严重,把孙家的家谱都烧光了。后来,赶上农业学大寨,治沟平地、整修梯田,原来的墓园就成了村民的耕地,直到现在的模样。
  
  在乔家沟的收获甚微,众人怅然离去。好在又找到一位专门研究孙嘉淦的专家,他叫牛寨中。牛寨中退休前在兴县县委新闻部门工作,当过档案史志馆馆长。接触的史料多了,他也对当地历史人物和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并深入研究,共发表文章、著作800余万字。对于孙嘉淦,从著作到奏折、从祭文到碑石,没有人比他了解的更多了。他曾无数次考察过孙嘉淦隐居的石猴山商雨沟,以及乔家沟的孙嘉淦墓地。怀着对这位大人物的崇敬之情,他写下了专著《山西清代第一名臣——孙嘉淦》。见到牛寨中时,二话不说,他就滔滔不绝地给大伙讲起了孙嘉淦的故事。
  
  为治官员吃空饷主动削减养廉银
  
  孙嘉淦的老家山西,有一个河东盐池,位于运城市南中条山下,是中国著名的内陆盐湖。古代中国,盐铁官营,管理河东盐池的官叫河东盐政。这是一个肥缺,大都由封疆大吏兼任。雍正称帝后,河东盐政由陕甘总督年羹尧兼任,但由于其忙于西陲军务,无暇顾及盐池,以致积弊丛生,亟待整肃。
  
  朝廷因孙嘉淦为人正派、为官清廉,便委他以河东盐政。到任后,孙嘉淦发现在盐政的大小吏胥中,连最低位的官都要藏货纳脏,克扣盐丁。有的军政要员,在别处居官,却在此处领取养廉银,而且这种情况非常多。孙嘉淦亲临基层考察,踏实干练地解决盐池内部管理混乱的痼疾。
  
  他查明河东盐池征收的公务管钱等银两,共十万四千两。年羹尧将其中五万两上缴国库充饷,再留五万四千两为养廉公费之用。孙嘉淦将公务款登记册的案底找来,核算一年中的公务用款所需,结果认为“养廉银实在是太多了”。虽说河东盐池是一个工资待遇很不错的地方,但却高得出奇了。比如,一个盐政的工资,就要比朝中的三品大员的年薪多出三四倍。于是,孙嘉淦削减盐政的年薪,首先从自己开刀,将一年的养廉银一万三千两减去五千两,说是“留八千两尽可足用”,运司(盐运使)养廉银一万两,“亦实属浮多”,也减去四千两;运同(盐官)养廉银三千两适中,则不需要削减。
  
  孙嘉淦在查阅账册时还发现,西安将军、宁夏将军、四川副都统等很多官员与盐池并无关系,但也要领取养廉银,实属违制。同样对此项养廉费用进行削减。省出来的钱,加上岁银五千两,一共可充公两万两。为防止“挪移侵蚀之弊”,孙嘉淦整顿盐池财务,建章立制,取消了私设多年的“小金库”。牛寨中说,孙嘉淦在署理河东盐池,不拘泥,不固守,所出政令符合实情,顺乎民意,保障民生、促进盐业的发展。同时,他廉洁不爱钱,名副其实,盐官们人人敬之,河东民众人人称颂。
  
  执法如山断冤狱难定悬案终释决
  
  孙嘉淦做刑部侍郎、刑部尚书,坚持执法如山,以宽纠猛。
  
  有一次,河南郑州发生一宗奸盗命案,郭家庄郭元曽之妻常氏,被人入室轮奸。事发后,经县、州、府,审确定案,八名人犯判了死罪,但家人不服,上诉刑部。朝廷派钦差再审后,认为在押人等应无罪释放。此案一时难以定案,皇上欲再派钦差断理。许多王公大臣知道此案棘手,都怕这倒霉的差事落到自己头上,低头斜目,不敢出声。这时,孙嘉淦出班请奏,表示愿担此任。于是,皇上便命孙嘉淦出任钦差,赴河南断案。
  
  受命前往河南断案,孙嘉淦并没带众多府役同行,只带了两名听差,扮作商人。到了河南境内,他不直抵府州衙门,而是四处察访,了解案情底细。经过一段时间的访问,基本掌握了案情的来龙去脉,他才进了府衙,即命郑州知州陈廷谟把所有涉案人犯带上堂来候审。
  
  人犯一一禀明原委,孙嘉淦按供考究,察言观色,并施巧计,断定常氏指认凶手一事存在疑点。再经过多番阅卷,审案,他认为此案盗无获赃,奸无凭据,仅以口供,不能认定,最终确认所有在押犯皆非真凶。“此案真凶尚须另行缉拿,不可使无故之人李代桃僵。”于是,一声令下,尽皆释放。绝望无辜的死囚,见孙嘉淦突然将他们释放,禁不住欣喜若狂,在堂前磕头谢恩,有的人甚至将头都磕破了。
  
  对于案中涉嫌渎职的官员陈廷谟等,孙嘉淦也一一奏请皇上予以惩处。历时20日,终使议案审确,便回京缴旨。孙嘉淦明断疑案,不仅河南民间颂扬,就连许多朝臣元老也不得不佩服。
  
  车载砖头回乡里一块砖头一两银
  
  牛寨中继续说道,晚年的孙嘉淦自觉年事已高,精力不济,再三乞求退休。乾隆十二年(1747年),皇上准许年已65岁的孙嘉淦告老还乡。
  
  离京时,孙嘉淦让家人将家里的杂物收拾打包,又叫人上街雇了十辆马车,把堆置的砖头全部装入箱内,浩浩荡荡地走出府第,上路返乡。
  
  一路上,人们争相观看,都咂舌道:“到底是朝廷重臣,看这声势有多威风啊!”随即,就有奸佞之人禀报乾隆,说孙嘉淦贪赃,私蓄了几十箱金银财宝。乾隆一听便信以为真,十分生气,当即命人截堵孙嘉淦和他的马车队。孙嘉淦走上金殿,皇帝问:“孙嘉淦,你一贯为官清廉,何以攒了几十箱金银财宝?”孙嘉淦奏道:“臣为官三十余年,朝廷的俸禄用于日常开销,所剩无几。箱子里除了皇上的一千两赏银,都是些破砖烂瓦,并无多少金银。皇上若不信,请亲自验看。”乾隆命人将箱子抬来,当场查验,里面装的竟真的全是砖头。
  
  众人都傻了眼,连乾隆也发呆了,说:“孙爱卿,你告老还乡,驮这些废砖头何用?”
  
  孙嘉淦回答道:“臣做官多年,并未攒多少家私。如今两手空空返乡,百姓以为朝廷不体恤臣下,嘲笑臣为官窝囊。臣这样做,一者为给皇上争点光彩,二者可将砖运回老家,给土窑洞挂个砖面,臣住进去安度晚年。而这些来自皇城的砖,也可留个念想。”
  
  乾隆听后深为感动,便立刻降旨:见一驮砖头,给一驮银子,卸下砖头,装上银子。若这样算,孙嘉淦的箱子里的砖头能换十几万两银子。
  
  孙嘉淦连连摇头说:“不可,不可!朝廷一草一木,均属国家,不能随意花费。臣用不了那十几万两银子,臣以为有一块砖头,给一两银子便足够了。”最终,孙嘉淦马车上共清点出五千块砖头,朝廷便赏给他五千两银子。孙嘉淦“砖头换银子”,因祸得福,这个故事在京城传为佳话。
  
  苏鑫波/文 刘众民/图
责任编辑:康雁荣
1
分享到:

相关链接

网站声明

山西日报、山西晚报、山西农民报、三晋都市报、良友周报、山西经济日报、山西法制报、山西市场导报、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“山西新闻网-山西日报 ”。
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:0351-4281485。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,请发贴至论坛告知。感谢您的关注!
  凡本网未注明“来源:山西新闻网(或山西新闻网——XXX报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图片新闻
商务链接